位置:主页 > 歼20 >

中国涡扇15航发已生成三批了 为何还不能上歼20

编辑:大魔王 2019-01-17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 实际的图片来源么……看看这左一层右一层都能糊墙的各家logo,就知道一个多月前施佬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几手的“老图”了

  发动机研制这件事儿本质上是门科学,分析也好推测也罢,最要紧的就是有的放矢,既不能以所谓的常识推断科研用语,更不能自以为是——那不就成了教了么?

  

歼20

  ▲ 过去几年里,歼-20的尾喷口每次有任何外貌的变化,换WS15这事儿就得有谱一回

  ▲ 最早的“太行”是“十号工程”下的项目,因此机匣也是照着歼-10的要求来

  言归正传,这次这些个图片里,虽然装满了”15发动机”、“某型发动机”、“某重点型号”这样非常科学的八股字眼,但是被当做卖点的实际上是所谓的“基于MBD的15发动机03批进气机匣结构设计研究”。这其中的当然是涡扇了,而依据“常识”,这个项目得出的推论大概是这么几点:涡扇15已经完成研制定型,涡扇15已经投入批量生产;涡扇15至少有三批。顺着这几点,还有发挥出来的什么“叫批就不能太少”啊,“每批至少有10台”啊什么的,反正大家自己也可以试着跑跑小火车。

  恩,3批“太行”发动机在这时候完成了交付。这其中第1批的3台和第2批的前6台都老老实实用于地面试车,第2批的最后一台则在组装的过程中就修改设计为机匣上置。至于这个修的目的,自然是为了。2001年6月6日,在毕红军试飞员的驾驶下,右发装涡扇10,左发装AL-31F的歼-11试验机顺利实现了首飞。这台上置机匣的“太行”,就是为苏-27/歼-11系列的机内结构修改的。

  

歼20

  在这以后,才有了“太行”的正式批量生产,以及量产之后2007年空军那6架使用一台“太行”一台AL-31F的“领先使用试飞”批次歼-11A,以及2008年在522号歼-11上进行的“双发小批领先试飞”。

  不过作为我国第一款自主研制并且投入量产的大推力涡扇发动机“太行”,涡扇10的研制进程和任务分配应该来说很有代表性,施佬也可以以此为例子,顺便让大伙儿研判一番,03批次涡扇15在航空发动机研制进度的角度,到底算个什么状态。

  ▲ 直到522号机的时候,“太行”才真正实现了在一架飞机上发动机的全部替换

  后续的研制基本上也是按照这个顺序走的,只不过最初规划的时间表和产量,与实际情况有点偏差:1988年底,第一台验证机正式装上试车台架,1989年开始进入调试阶段;1994年7月,第二台验证机总装完成,并在当月下旬首次运转试车;1995年12月,首台“太行”原型机首次开车成功,算是完成了第1批3台份的一个节点;第2批7台“太行”的实际交付时间在1997-1998年;第3批7台“太行”的实际交付时间在2000-2001年。

  面对已经在推重比10级别上站稳了脚跟的美国航发或者再寿命之内依然表现满意的俄罗斯航发,中国的航发工业还是容不得一丝的骄傲与停歇,扎扎实实加速追赶,仍然是我们这个年代中国航发无可撼动的时代主题。

  前几天的2019年1月11日,大家又怀念了一轮当年歼-20战机首飞,顺便也回忆了一波夕阳下的奔跑和逝去的青春的时候,又有大家喜闻乐见的热心读者因为看了某些互联网军事大佬的网文之后信心大增,跑出来甩给施佬一波“体制内的朋友提供的”有关涡扇-15的宣传材料,愤而抽我这个“哲学国发党”的脸。

  ▲ 目前状态的歼-20(或者使用改进型“太行”的歼-20)将是未来一段时间这个空军的最强力量

  ▲ 循序渐进的“太行”实用之一直到2008年歼-11B批量入役才算正轨

  所以虽然有关涡扇15的消息,外面乐观之声如火如荼,谁敢否认就直接黄俄逆向民族主义唱衰中国……一连串帽子甩过来了,但是看到如今这个03批机匣的项,再参考之前“太行”的研制进程,施佬实在是觉得,涡扇15目前的这个进度,想要“早已装备歼-20”甚至“批量生产大量装备”,显然并不可行。在真正目标状态的歼-20出现之前,使用俄制或者国产第三代航发的A状态歼-20,仍然是中国空军现在唯一可靠的实战型五代隐身歼击机。

  ▲ 虽然大家看见“太行”装机试飞都是2004年以后了,但“太行”原型机的量产集中在上世纪90年代

  所以03批发动机到底在航空发动机里算是个怎样的状态呢?有关涡扇15这样正在研制中的重要型号各个批次都是干什么的这样的事儿,施佬知道不知道是一码事,就算施佬知道,自然也是不能就此随便乱说的。

  按照90年代早期的规划,“太行”发动机要制造2台验证机,15台原型机和20台压气机进行台架试车、持久试车、标准试车台、飞行台和高空台试车,特种试验和按规范完成定型前的全部工作。在原计划1998年装机试飞,2000年设计定型的大前提下,这15台“太行”的生产中就已经开始论“批”了:1993-1994年底完成第1批3台份发动机的制造及首批试验件的加工;1995-1996年8月完成2批6台份发动机及试验件、备件的制造加工并完成试车后第一轮的设计修改图纸;1996年9月-1996年6月(这时间节点跟上课的学年似的……)完成3批6台份发动机及试验件、备件的制造加工;1998年9月提供2台试飞发动机并完成试车后二轮修改出图。

  对于试验期间的发动机而言,由于机上所有的部件在设计、工艺、材料、装配方法上都会做出改进,因此不要说这么多批次发动机之间的状态了,就算是同一台发动机每下一次总装线,发动机自己的状态就会发生不小的变化,所以在设计定型前的这几批“太行”不能说是千奇百怪,至少“一拆一修一变样”还是比较准确的。这样是为什么在叙述试验批次发动机的技术状态时,通常都要把发动机是第几次下总装线也作为发动机编号的一部分。

  管你抽不抽脸,施佬先把图给看了。可惜这几张号称“第一个接受这几张有关涡扇15真实信息的照片”,其实至少在一个月之前,这几张图片的完整版施佬就看过了——倒不是施佬有没有体制内,而是当时就有网友发到网上了。毕竟都是正常进展的中国航发项目,施佬也就看图收图没太当回事,结果一不留神这图就变成抽脸了……既然如此,不妨给胡诌一下。

  在第3批“太行”之后,为了满足进一步试验和发动机定型试飞的需求,又继续投产了3S批,后来大家熟悉的521号歼-11A右发的“太行”和522号歼-11A的两台“太行”发动机,就是从第3批和3S批中选取的产品。这两批产品中,先后有6台发动机被用于相关的定型试飞。这一过程开始于2004年3月,最后一直进行设计定型试飞到2005年的10月,并在当年底完成了设计定型。

  当然在这一时期,还有装“太行”发动机的歼-11B型525号原型机的相关试飞,以及改进型WS10A发动机研制和原型机生产,以及相关的地面试车、使用伊尔-76试车台进行的试车等,不过那都和“太行”原型机本身关系不大,这里就按下不表。

  “太行”发动机在经过多年的酝酿准备之后,1987年10月正式立项研制,随后展开的过程的顺序基本上是发动机核心机,发动机验证机,发动机原型机,发动机试飞用原型机这么四个阶段……不过在航发研制的角度讲,核心机并不能算发动机整机,而所谓的发动机原型机和发动机试飞原型机这样的说法,纯属施佬为了方便大家理解生造,在实际工作中是不会刻意区分的。

  需要注意的是这3批15台原型机的制造都是在设计定型前制造的,而在实际试车过程中,这些发动机都需要经过许多轮的总装,以便进行各种复杂改进的测试和修改,毕竟研制发动机不是拿凉水煮鸡蛋,只有时间这么一个变量,加上发动机需要累积足够的台架试车时间,一批6台,现在看来也并不是特别富裕。